阿迪達斯機器人工廠比“美國工廠”還貴

發布時間:2019-11-13 16:00    來源:北京商報網
 

關鍵詞:機器人 阿迪達斯

摘要:三年試水,阿迪達斯最終還是放棄了智能工廠。在成本的壓力之下,德國和美國這兩座承載著阿迪達斯“省錢大計”的機器人工廠正在進入關閉倒計時,隨著2020年的臨近,阿迪達斯的生產線重點也將再度回歸亞洲市場。事實證明,全自動、高科技的機器人工廠,似乎并沒有想象中的劃算。

  三年試水,阿迪達斯最終還是放棄了智能工廠。在成本的壓力之下,德國和美國這兩座承載著阿迪達斯“省錢大計”的機器人工廠正在進入關閉倒計時,隨著2020年的臨近,阿迪達斯的生產線重點也將再度回歸亞洲市場。事實證明,全自動、高科技的機器人工廠,似乎并沒有想象中的劃算。

  

 

  關閉機器人工廠

  三年前,在成本壓力之下,阿迪達斯撤回本土,瞄準了可以“一勞永逸”的機器人工廠。頗有些諷刺的是,三年之后,還是在成本壓力之下,阿迪達斯又不得不放棄機器人工廠,回歸亞洲生產線。據路透社的報道稱,德國運動服飾集團阿迪達斯在11日的公告中稱,阿迪達斯在德國巴伐利亞州安斯巴赫和美國佐治亞州亞特蘭大的兩家高速工廠最晚在2020年4月停止運營。而這兩家工廠均使用機器人和4D打印技術生產運動鞋。

  雖然阿迪達斯沒有透露關閉工廠的具體原因,但外界早已從各種方面找到蛛絲馬跡。阿迪達斯全球運營主管馬丁.尚克蘭德表示,這些工廠幫助阿迪達斯提高了在創新制造方面的專長,但將其從供應商那里學到的東西運用起來,將“更靈活、更經濟”。據了解,目前阿迪達斯在亞洲的產量已經超過了總產量的90%。

  高速工廠走向了關門的終點,但技術并不會隨之“關門”。據了解,阿迪達斯將專注于利用其開創的技術,在亞洲的兩家供應商生產鞋子,而這兩家工廠位于中國及越南。此外,幸運的一點是,工廠的關閉不會造成大規模的裁員,畢竟全自動機器人的工廠本身就沒有用到太多的人工,目前僅有約160人會受到影響。

  這樣的結果多少讓外界有些猝不及防。畢竟當初阿迪達斯選擇建造這兩家工廠的時候,曾滿懷期待。2016年,阿迪達斯宣布,準備在德國啟動機器人工廠,“高速工廠”的這個名字已經暗示了一切。2017年,阿迪達斯趁熱打鐵,又在美國開設了第二家高速工廠,兩家工廠分別于2017年和2018年投入生產,幾乎100%由機器人運作。而在2012年,阿迪達斯便已因勞動力成本的上漲而關停了在中國的最后一家工廠。

  彼時,阿迪達斯強調,這些自動化制作能為顧客量身定制鞋子,智能工廠產能高的特色,被廣泛用于補足限量、缺貨鞋款庫存。按照阿迪達斯的計劃,由智能工廠帶來的產品及銷售將在三年后即2020年占據阿迪達斯收入的半壁江山。

  

 

  成本算盤失策

  阿迪達斯曾希望用速度帶來的銷售抵消成本的壓力,高速工廠的意義就在這里。據了解,在高速工廠成立之前,一雙鞋子從打造原型到上架大約需要18個月,但其中3/4的鞋子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進入了促銷階段。而在快速流轉的市場里,高速工廠解決的恰恰是這個痛點。一雙鞋從開始到生產完成,全程大約只要5小時。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情境建模的數據顯示,自動化生產每年可以在全球范圍內提高0.8%-1.4%的生產力增長率。阿迪達斯自然懂得這一點,但事實證明,理想和現實還是有差距的。外界猜測,阿迪達斯關閉工廠或許與該工廠無法滿足大規模生產有關,這兩座工廠只能生產部分鞋面、鞋底的產品,無法生產采用橡膠材質的鞋底。

  阿迪達斯曾經預計,德國和美國的兩家高速工廠的年產能為100萬雙鞋子,聽起來很龐大的一個數字,但在阿迪達斯的整體產能面前,100萬的規模似乎微不足道。據了解,目前阿迪達斯每年生產的鞋子數量大約為4億雙,平均每天的產量就已超過100萬雙。

  另外,高科技的機器人工廠也意味著,機器的費用便不是一筆小數字,因此費用的高昂也被認為是導致阿迪達斯關廠的主要原因之一。雖然阿迪達斯并未披露過兩家工廠的成本,只表示將其計入研發開支,但在2015-2017年間,阿迪達斯的研發開支已經有了明顯的上升。數據顯示,2014年阿迪達斯研發費用為1.26億歐元,隨后逐年上升,2017年這一費用已經增長到了1.87億歐元,2018年回落至1.53億歐元。

  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三年前阿迪達斯準備將工廠搬回德國乃至美國的時候,除了節省人工成本之外,還考慮了一個運輸成本,而運輸成本的另一面就是希望離歐洲乃至北美市場的用戶更近一些,但現實的數據證明,花大價錢建造離歐洲北美市場更近一些的工廠,或許是一件入不敷出的事情。以歐洲市場為例,2018年阿迪達斯的銷售額為58.85億歐元,比起2017年的59.32億歐元已經下滑了0.8%。而在北美市場,阿迪達斯的銷售額增速也時有放緩。而在這兩個市場,耐克都是阿迪達斯不得不防的一個勁敵。

  對于關閉工廠的原因及對美歐市場和亞洲市場的打算,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阿迪達斯,但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自動化工廠不便宜

  自動化時代的紅利充滿了誘惑。全自動取代人工,24小時高效率生產,這似乎成了人們想象中的完美的自動化工廠的樣子。阿迪達斯試過自動化工廠,耐克也一樣。《金融時報》的報道曾提到,自2015年以來,耐克就一直在和高科技制造公司Flex合作,在勞動力密集的制鞋工序中加入更大的自動化要素,用以實現更快的制造速度,降低成本提高利潤。

  然而好景不長,與阿迪達斯一樣,去年12月,Flex便宣布了與耐克“分手”的消息,稱“很明顯我們無法達到商用化與可行方法,在耐克同意后,將在12月31日,關閉位于墨西哥瓜達拉哈拉的工廠”。最終的結果讓Flex的損失高達3000萬美元,而敲定與耐克合作的Flex首席財務官也因此下臺。

  自動化的美好愿景太容易讓人踩進異想天開的狀況。不久前,《美國工廠》的熱播讓外界關注到了美國制造業的種種問題,工會、員工福利與企業利潤之間的復雜糾纏。高壓的人工成本讓美國的制造業變得越發疲弱,而在紀錄片的最后,大量的自動化工業機器人開始替代人工。

  在美國市場,“機器換人”正變得越來越普遍,工廠中的機器人數量越來越多,沒人能夠否認,機器人最終替代人工將是大勢所趨,但就現在的狀態而言,機器本身就是一件高投入的存在,更何況阿迪達斯的例子也證明,并不是所有的工作都可以由自動化替代。

  另外一點被忽略的,可能是大環境的影響。眼下,貿易摩擦是任何一家跨國工廠都不能忽略的存在。機器人產品使用的零部件往往要使用到范圍涉及頗廣的原材料,而從去年就冒頭的鋼鋁關稅也已經開始“興風作浪”。

  美國消費科技協會(CTA)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蓋瑞.夏皮羅曾表示:“技術行業創造的GDP占到美國GDP總量的10%并為美國人創造超過1500萬個就業崗位。今年美國技術行業因為關稅問題已經遭受巨大影響。我們這個行業無法承擔每月額外10億美元的關稅成本。”協作機器人制造商Eckhart公司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斯托姆也曾指出:“由于近期美國政府向大量進口鋼材征收關稅,使得我們及其他競爭企業都遭遇了巨大壓力。”

(責編:)

相關新聞

《单双中特%》→已公开